快手小视频免费版下载安装

快手小视频免费版下载安装

剑光游动,青芒湛然;翩若惊鸿,婉若游龙。

操控“山河万里”和“小苒依依”一横一纵,盘旋回转。一朵朵绽开的血花,铺洒泛滥。剑光直下,一左一右呈现夹击之势的两群怨灵化形纷纷殒命,化作指头长短的小木盒,隐没于地下。

观这两群怨灵形态,面前是一群约莫七八十只、三尺高低的黄狗;身后一群数量更多、尖角长须的山羊。

这两群怨灵被尽数杀灭之后,归无咎牌符之上的“武功”数值立时有上涨了二三百,达到了二千三百七十五。

此时距离初入怨灵界,已经是五日之后;归无咎的这个狩猎速度,绝不算快。

不过归无咎微微一笑,对于自己的进度却并无不满。这五日时间,他狩猎怨灵其实只是顺手为之,真正所要经营的手段,其实已经完成得七七八八。

怨灵界中,元婴境与会者所参与的田猎会场,运气机感应,距离甚是迢远。但是此界之中规则奇妙,归无咎锚定遁速,似乎用最快的速度飞遁七日七夜,便可环绕此界一周。

归无咎这五日所做的事,就是纵横怨灵界中,厘定地域之后,陆续将二十枚“拾遗书简”尽数埋下,同时将能够感应气机的法阵同时布下,再施以隐匿手段。

如此一来,归无咎就掌握了二十个可以观察界中虚实的“哨点”,同样也相当于二十个微小的“传送阵”。

归无咎虑事向来周密。

在甫一看到本次田猎会狩猎规则时,归无咎固然惊讶于第五层空间二十五只“五火夔牛”等凶兽,竟能占据武功总额的半壁江山;但是不可忽视的是,前四关等阶较低的怨灵化形兽,同样是占据了二分之一的份额。

只是对于旁人来说,其数量太多,劳而无功,并不值得花费太大的心力,还是以尽管破关为上。但归无咎自忖有拾遗书简和上乘法阵在手,稍作布置,便能收到事半功倍之效。

白皙纯净少女高清唯美照

尽管如此,归无咎对于是否要选择此法,最终还是有几分顾虑的。

最大的难点,是他无法掌握其余与会者的捕猎进度。第一关还好说,目前所有人都是处于白手起家、自食其力的阶段。

依据归无咎的推算,若是维持巡逻不断的话,平均每半个时辰左右,能够遇到一批数量在百只上下的怨灵兽群。

若是捕猎不停,突破第一关的时间,最快的约莫在五天左右,算起来时间也快要到了。

但是到了第二关、第三关之后,其中情形就不易估算了。

若归无咎沉溺于将前四关的怨灵尽数网罗捕杀,而不能准确掌握破关较快者的进度,那么最终二十五头凶兽一旦被尽数瓜分,那就大非归无咎所愿了。

所幸这与会牌符竟能及时掌握进入每一关的动态。有了此物相助,归无咎方才能下定决心,以自己的节奏尽可能地掠取每一关猎物,将前四层的武功值也尽量掠取。

再过数日,等归无咎完布置完整,等若归无咎立刻具有了二十倍的行动力,凡是出现在观察法阵位置的怨灵兽群,归无咎都可以及时赶到,将之捕杀。

怨灵是小;更显著的目标,当然是身着黑袍的修士。

就在此时,归无咎感到身上所携牌符,忽地绽放起一丝黄芒。举起来一看,正面除了时辰变化之外,无有不同。翻转过来,果然出现了突破性的进展。

上下五行数字:零,零,零,一,十二万三千二百三十八。

这第四行的“一”字很是此言,说明已经有了第一个实力与勤勉兼备的与会者,集齐一万武功值,率先进入到第二层。

归无咎数了一数袖中尚余的七枚玉简,暗道自己也要再加快进度了。

……

距归无咎所处位置六七千里外,一道遁光在天空之中疾驰。此人身量甚是高大,一派仪表堂堂。尤其背后一袭披风,迎风滚动,声势不凡。

不过此人现在阴沉着脸,似乎心绪不佳的样子。

看那披风之后书竖直写了一行字迹,正是在青木城符节殿引起轰动、在阳城入关时又使得检查之人侧目而视的十个大字:六翼虎族小妖圣炎青山。

炎青山确实心情很差。

表面上的原因,是他本来身着一件白色披风,白底黑字,那“六翼虎族小妖圣炎青山”十个大字,异常醒目凝视,声势不同凡响。

但是进入怨灵界后,却发现所有的执“止符”一脉的与会修士,一身服饰都被莫名地染成黑色。于是他那披风上的字迹,几乎混同一体,完分辨不出。

炎青山身上,除了灵石与二十余件上乘宝物外别无所有;他所修神通又非擅长变化的一类,一时还真没有其余手段将其纠正。

他先是尝试割破手指,以血色将那十个字迹染红。

但是看似大红色的血迹,和那深色背景一旦融合,立刻呈现出一种深湛的红黑色,完不能达到区分字迹的效果。

他又一连尝试的五六种方法,均不能成功。

折腾了许久,炎青山终于发现了一种法门。在地下割倒许多野草,某一种野草根茎之中,却会分泌一种乳白色的汁液,如此,便能恢复黑白分明之效,望之极为瞩目。

只是这种野草不过三四寸高,每一株所分泌的汁液极为有限。炎青山一口气割掉了十余亩草地,终于集齐一罐汁液,将背后十个大字涂抹成乳白色。

醒目程度,不亚于前。只是由白底黑字,变成了黑底白字罢了。

炎青山由此不免心中大有怨气:辨别止符、争符修士的办法有的是,为何一定要用袍服色泽来区分?就算用色泽区分,为何一定要将执“止符”者的袍服染成黑色?

定然是孔雀一族对自己心怀不满,偏偏“蝉士”又无法抓住自己的马脚,这才使些小动作,恶意针对自己。

其实,炎青山没有发现的是:他心绪恶劣的原因,并非今日这在外人看来啼笑皆非之事。

事实上,那日在符节殿中,流泽等四人曝露出有人战力更在炎青山之上的那一刻,这心境动摇的种子就埋下了。

这个结论有“烛灵巧目”为凭,由不得炎青山蔑视不信。

阴沉着面孔,又飞遁了一阵。炎青山眼前一亮,本意有几分发红的双眸愈发冷厉了,纵身向前一扑,竟是加速飞遁,七八十里距离转瞬即至。

那一片原野之中,同样有一位身材修长、面貌俊雅的黑袍修士,刚刚收拾了一群约莫二百余只、幻形黄牛的怨灵。

炎青山大剌剌的立在黑袍修士身前,“哼”了一声。

最初的几日还好,大家均无积蓄,纵有照面,也是擦肩而过居多。

只是五日过去,与会的狩猎者都渐渐谨慎起来。尤其是执“争符”者,在虚实未明之际,都是选择先远远避开,审慎观察。

直到自忖胜算已足,再找准时机,痛下狠手。随着第一位进入第二层的修士出现,走上“争符”之道者的火拼斗法,已经陆续出现。

不过,若是遇到炎青山这样的狠人,绝大多数与会者,无论是执“止符”还是“争符”,都不愿意惹上麻烦,无不选择远远避开。

那黑袍修士明明一眼就认出了炎青山的身份,但是神态却相当从容,似乎并不畏惧。

炎青山大剌剌道:“孔夏道友,有礼了。”

黑袍修士双目一眯,冷然道:“你认得我?”

炎青山哈哈一笑,道:“孔雀一族的俊杰,炎某人认识得不多。约莫也就识得人上下。不过,目前在夺魁赔率上排行第九的孔夏道友,炎某却不巧有几分目见耳闻的缘分。”

顿了一顿,炎青山阴恻恻道:“真不好意思,炎某与那些下注孔夏道友的孔雀族人,往日无怨,近日无仇。这一回却要教他们折本了。”

孔夏眉头一皱,道:“你我现在争斗,实属无益。”

炎青山点了点头,洒然道:“孔夏道友说的对极了。一月期限,甚是宽裕。以孔夏道友的实力来说,就算现在武功归零,哪怕不去打劫旁人,单靠自己狩猎,不过五六日的功夫,便能再度收割一万武功,取得进入第二层的资格。你我现在为了区区数千武功恶战一场,的确很不明智。”

孔夏迟疑道:“那你的意思是?”

炎青山方才言道,下注于自己的人都要折本,那是摆明了要和他孔夏过不去。但是此时言语又有转折,倒是教人摸不着深浅。

炎青山幽幽道:“不明智归不明智,但打还是要打的。因为——”

炎青山一字一顿的道:“老子看你不顺眼。”

孔夏脸色一变,沉声道:“炎青山,收起你的鬼把戏。你在青木城符节殿的作为,被你有意无意大肆渲染。还有这背上披风,旁人道你行事肆无忌惮,但是你的小心思岂能瞒得过本人?”

“你这副高蹈佯狂之貌,明面上针对其余收买的异族与会者,其实分明是吃定了我孔雀一族英杰的傲气。纵然是遇到以众击寡之境,也会给你一个单打独斗的机会。这些小动作本族弟子并非看不明白,只是不和你计较罢了。”

“若是再不识进退,休怪本人出手无情……”

炎青山不待孔夏的这个“情”字出口,蓦地一声虎吼,双手间已经提起两柄金锤,呈虎跃之势,猛然砸了过来!
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