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福宝IOS

幸福宝IOS

云界灵气充裕,本就适合万物生长,如今更是草长莺飞之时,琼花遍野,绿树成荫,山清水秀,更没有俗世纷争尔虞我诈,乃真正的世外桃源。

蝶谷之中,迎来一位新的客人。万暮暮看着满园各色花儿兴奋不已,抱着一旁梦烟尘的胳膊请求道:“梦姐姐,我以后就住在这里好不好。”

“你喜欢我自然不会拒绝,那块地刚好还能修套房子,你自己动手。”梦烟尘回到云界几日便与万暮暮亲近了不少。万暮暮心思单纯,本就是天真少女自然不会引人厌恶。看着那如花间仙子一般的少女,梦烟尘直叹叶宵好运。他身边的女子一个比一个漂亮,一个比一个优秀。

“这小子真不知前世积累了多少福缘。”梦烟尘微微摇头,而后便进入自己的房中为不久后的远行做准备。

而她口中的男子此刻正推着轮椅,欣赏着云界风景。花朝朝被打断了脊椎骨,纵然有神药治疗也难在短时间内恢复,这一点叶宵是清楚的。

“可惜还是让万人王跑了。”一想起报仇未果叶宵便忿忿不平。

“万人王自然不是那么好解决的对手,没想到如今你的实力竟然在那万人王之上了。”花朝朝眼眸之中满是欣慰。

“这一次回来,我发现你变了。”叶宵盯着花朝朝说。

“哪里变了?”花朝朝好奇问道。

“变的更漂亮了。”叶宵实话实说,此刻的花朝朝早就是女装打扮,相比以前,肤色如琼玉白脂,这是《冰肌玉骨功》的功效,再加上花朝朝身上藏着天颜珠,更增添一些非凡魅力。

“你呀,就知道捡好听的说。”花朝朝很是受用,笑的眯起了眼睛。“这段日子虽然很是平静,我们一家人也终于团圆,父亲的病也有所好转,可我还是免不了做噩梦。”

“做噩梦?怎么回事?”叶宵紧张问到。

空气刘海美少女大眼圆脸粉色裙子居家撸猫写真图片

花朝朝红着脸说:“我时常梦到自己真的变成了男人。”

叶宵尴尬一笑,劝慰道:“应该是你女扮男装太久了,而你心底其实是厌恶这件事的,所以才会如此在意以至于成为你的梦魇。你现在的模样可比谁都漂亮,自信一点。”

“嗯,叶宵,告诉你一个秘密。”花朝朝突然说道。

“什么秘密?”

却见花朝朝突然从轮椅上站了起来,一脸得意的看着叶宵。

“你…你竟然能站起来了!”叶宵惊讶的合不拢嘴,那还让自己一路推着她?

“没错,《冰肌玉骨功》小成之后,我的脊椎便愈合了。我只是喜欢被你推着的感觉,你不会怪我吧。”花朝朝绝美的容颜上浮现一抹调皮的笑容。

“当然不会,我只是没想到只是半年时间你就能站立了。”叶宵感慨道,同时很是开心。

二人说话间行至一处花田,花田里种着橙黄色的花儿,足足有数百亩地之多。微风轻拂,蝴蝶飞舞,如梦似幻。这让叶宵想起了当初的蝶海,以及姬小草第一次带自己进入蝶海的时刻。

“叶宵,这里是?”花朝朝看着偏野的黄花也是惊讶不已。

“这处花田是梦姐姐开辟,专门用来饲养那些黄花蝶的。”进入花田之中,二人惊动蝴蝶无数,这些蝴蝶围绕着二人翩翩起舞,似乎认识叶宵一般,丝毫不怕人。

“叶宵,你打算什么时候走?”花朝朝有些不舍的问到,良辰美景却将别离,但她也不可能拦着叶宵,复活姬小草是叶宵多年的夙愿,一旦错过时光长河,下一次便不知是什么时候了。

“明日我专门去蛮荒界一趟,看看云缨和幽幽而后便出发。”叶宵如实说道,时间紧迫,他无法在云界呆上太久。

花朝朝突然牵起了叶宵的手,睁着一双美眸认真的说道:“我想结束那个梦魇……”

“这…那个噩梦该如何解决?要不我去问问梦姐姐?”叶宵对于此事没有好的办法。

“呆子。”花朝朝无奈说道:“我想做女人,做你的女人……”

话已如此直白,叶宵再不明白就有些过分了。“你…你决定好了,我可是霸道无比,一旦与我扯上联系我便再也不会放你离开。”

“你的大恩大德,小女子无以为报,唯有以身相许。”花朝朝故作小女子姿态,霞飞双颊,身体微微颤抖显然很是紧张。

叶宵会意,先是将女子搂入怀中,消解她内心的不安感,随后便缓缓褪去了她的衣裳,抚摸着那滑嫩的玉肤。叶宵舔着花朝朝的耳垂柔声说道:“你一直都是天底下最美的女子,是上苍为我准备的礼物。”随后便将其轻轻压在身下。

记得路罗裙,处处怜芳草。两朵隔墙花,早晚成连理。考虑到花朝朝的身体状况,叶宵可谓极尽温柔。花色双绝,人花相映,蝴蝶纷飞起舞在天地间形成帘幕将二人的身形遮挡。黄花见红,苦尽甘来,梦魇总有尽时。花朝朝从未感觉自己这般像一个女人,她力迎合着叶宵,丝毫不掩饰自己的**。

“这对奸夫淫妇,竟然在这种地方!”蝶谷之中的梦烟尘懊恼万分,那些黄花蝶尽是她的耳目,此刻她如身临其境一般欣赏着这场大戏。“这小子是忘了还是故意的?这小混蛋越来越过分了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两人享受,一人遭罪。人终有离别之时,叶宵二人在花田中不知呆了多久,总之天都要黑了,二人担心不久后可能会有人找过来,也不得不穿好衣服准备回家。

叶宵看着花朝朝的额头,往日的困惑再次出现,那是一个花瓣形状的痕迹,只是与云缨她们的颜色不同,是橙黄之色,而叶宵也感觉自己体内又多了一股力量。也许这些女子真与自己的命运有着极深的渊源吧。

“走吧…..”叶宵搂着花朝朝朝着麒麟族地飞去。

“对了…我妹妹的事情?”花朝朝此刻又想起自己的妹妹,总觉得有些不好意思。

“我与她不过见过几面谈不上多少感情。若是等我回来她没有改变主意,我自然不会抛弃她。”叶宵许诺道。

“嗯。”花朝朝温顺的点了点头,二人迎头就撞上了洛青丠。洛青丠在叶宵身上嗅了嗅,嘟囔道:“真是一只喜欢偷腥的猫,走啦,大家都在等你们。”

麒麟族地中皆是叶宵的故人,这是为叶宵践行准备的晚宴。一回到族地,叶宵就感受到一股杀气,顺着杀气看去乃是一双满是恨意的眼睛。

“梦…梦姐姐…”叶宵纳闷自己何时得罪了她,突然间想起了那些黄花蝶来恍然大悟,“完了…我在梦姐姐心中的美好形象彻底完了,她不会以为我是故意的吧。”

好在这里有许多外人,梦烟尘自然无法发作。酒席之上,姬玉山、翠云、万剑缨、花清酒等人都在,而叶宵显然便是这次宴会的绝对主角。

“叶宵,这次出去一定要将小草带回来啊。”姬玉山嘱咐道,姬小草对于他乃是亲生女儿一般的存在。

“放心吧师父,我一定能做到。”叶宵郑重的承诺道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蛮荒界,日月城圣女宫中,平日里男性根本无法靠近的禁地,此刻却有一位男子堂而皇之的跑到了圣女的床榻之上,地位崇高的圣族圣女、真神弟子在他身下婉转求饶。

“幽幽,你现在可比以前厉害多了。”叶宵赞赏道。

北辰幽荧直道叶宵越来越无耻,不知他说的是修为还是床上功夫。“本只想跟你好好说说话,你倒好。”

萧白绸记忆复苏,云缨与她有许多话要说,所以陪伴叶宵的只剩下了北辰幽荧。

“洛青丠、花朝朝、万暮暮……这才多久啊,你又欠下这许多风流债。”北辰幽荧一边抵御着叶宵的进攻,一边吃味的说道。

“我也知道有愧于你们,所以只能加倍的疼爱你们。”叶宵愧疚道,然而动作却是越来越剧烈。

“要不是知道你马上就要离开,这一走又不知多久我才懒得理你。”北辰幽荧气呼呼的说道,而后又劝道:“你尽管安心做自己的事情,我和云缨姐姐都不会拖你后腿。太阳太阴两位师尊可是尽力教导我们,如今我们的实力足以让你刮目相看。就算是江楼明月那女人回来我也不惧她。”

“对了,上一次问你,你却模糊其词。江楼明月跟你……”北辰幽荧追问道。

“这个嘛…跟你想的一样。”叶宵也不想对她们有所隐瞒。

“果然是这样,就不知那个高傲的女人在床上是何样貌。”北辰幽荧吐槽道。

叶宵伏在她耳旁轻声说道:“想知道的话,我可以帮你。”

“呸,你个坏蛋。”所谓久别胜新婚,二人不知折腾了多久。

萧白绸选择留在了圣域之中陪伴云缨,而叶宵只是带着洛青丠和梦烟尘两人踏上了寻找时间沙的旅程。时光沙乃诸天万界之中极其稀有的至宝,无数人眼中的神物,这一趟旅程的难度将远超叶宵想象,平静美好的生活也伴随着离开仙灵界而结束。